大董说聊斋19期:家有悍妇生无可恋,寻找真爱真

时间:2019-12-24 19:17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文章来源:大董话古今

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
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 

 

这首久负盛名的诗篇《锦瑟》是唐代著名诗人李商隐的代表作,因为诗句隐喻深刻,被后人认为是李商隐最难索解的作品之一,诗家素有"一篇《锦瑟》解人难"的慨叹。作者在诗中追忆了自己的青春年华,伤感自己不幸的遭遇,寄托了悲慨、愤懑的心情,“庄生梦蝶、杜鹃啼血、沧海珠泪、良玉生烟的典故”,创造了朦胧的境界,传达了真挚浓烈而又幽约深曲的深思。《锦瑟》词藻华美,含蓄深沉,情真意长,感人至深。

李商隐的《锦瑟》意象丰富,寓意深刻,对后世文人影响甚大。《聊斋志异》作者蒲松龄老爷子可能是受到了这首诗的启发,创作了聊斋名篇《锦瑟》,今天大董就给朋友们讲一讲这个故事,分享一下《锦瑟》故事带给我们的启发与思索。

《锦瑟》,又叫做《地府娘娘》,故事讲述的是落魄书生王生因考试不中被家中悍妇羞辱,自寻短见,巧遇地府娘娘锦瑟相知、相恋、相许的故事。

主人公王生是是山东沂水县人氏,要说这个王生也是个苦命的人,从小父母双亡,孤苦伶仃。家里也是一贫如洗,日子过得很是艰难。但是这个王生却生有傲骨,性格洒脱,很有修养,用聊斋原文来形容是“风标修洁,洒然裙履少年也”俨然一翩翩美少年。

 

 

话说当地有个兰姓的财主得知了王生德行,很是欣赏,决定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王生。还答应为王生换房置地,置办家业,可是好景不长,王生刚把财主的女儿娶进门,兰财主就暴毙而亡了。要说这王生也真够倒霉的,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,却赶上了个时运不济,兰富翁死后,王生妻子的弟兄们都鄙视王生,不和他来往。特别是妻子兰氏,更是傲慢凶悍,常把丈夫当作奴仆使唤。自己吃美味佳肴,让王生吃粗茶淡饭,吃饭时让王生用草叶当匙子,王生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啊!谁让自己攀了这高枝呢,王生是个豁达之人,气度非凡,这些屈辱都暗自忍了下来。

王生是个读书人,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是王生的头等大事,19岁那年,王生去参加秀才考试,结果造化弄人,王生名落孙山,心里很是懊丧。王生餐风露宿回到了家中,正好妻子不在,锅里正熬着羊肉羹。王生便舀起一碗吃起来。不一会儿,妻子兰氏走了进来,二话不说,劈手就把锅子端走了。王生羞愧万分,悲气交加,把筷子扔到了地上,曰:“所遭如此,不如死!”

要说王生这媳妇真不是个东西,不但不安慰一下丈夫,反而火上浇油,“你不是要死吗?啥时候死啊?连个秀才都考不上,你就是个废物!还活着干嘛,哼!”好个恶毒的兰氏 ,找来了一根绳子,让王生去上吊。王生怒不可遏,将饭碗抛到了兰氏身上,把她头打破了,自己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了。

一路上王生左思右想浮想联翩,日子过成这样,还活个什么劲啊!真是生无可恋了,王生万念俱灰,准备自杀,便揣着根带子进入一条深谷中。来到树丛里,正要选根树枝系带子,准备上吊。

 

 

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,灵异的事件发生了!“忽见土崖间微露裙幅,瞬息一婢出,睹生急返,如影就灭,土壁亦无绽痕。”大白天的土崖里面竟然能钻出个人来,一转眼就不见了,真是奇怪。王生见了如此怪异之事,也没有在乎,王生心里琢磨,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妖魔鬼怪!王生将带子放下,一屁股坐在地上,察看动静。一会儿,丫鬟又露出半张脸,往外看了一眼,立即缩了回去。王生心想,如能跟着这些鬼物去,倒能享受到死的乐趣。于是王生“抓石叩壁曰:‘地如可入,幸示一途!我非求欢,乃求死者。‘’过了很久,里面没有动静。王生又敲着说了一遍。只听土崖内有人说道:“想寻死先回去吧,晚上再来!”

“未几星宿已繁,崖间忽成高第,静敞双扉。生拾级而入。才数武,有横流涌注,气类温泉。以手探之,热如沸汤,不知其深几许。疑即鬼神示以死所,遂踊身入。热透重衣,肤痛欲糜,幸浮不沉。泅没良久,热渐可忍,极力爬抓,始登南岸,一身幸不泡伤。行次,遥见厦屋中有灯火,趋之。有猛犬暴出,龁衣败袜。摸石以投,犬稍却。又有群犬要吠,皆大如犊。危急间婢出叱退,曰:“求死郎来耶?吾家娘子悯君厄穷,使妾送君入安乐窝,从此无灾矣。”挑灯导之。启后门,黯然行去。”

王生夜间所见与白日大为不同,不但土崖变成了高大的府第高大的府第,而且里面还有滚烫的沸水河,还以凶猛异常的食人犬,求死之人王生差点被恶犬所伤,关键时刻一个丫鬟将群狗喝退,并看着王生说:“寻死的人来?我家娘子可怜你遭受迫害,处境艰难。让我送你去‘安乐窝’。从此后再没有苦难了。”

丫鬟送王生回“安乐窝”却原来是自己的家中,“生入室四瞻,盖已入己家矣。反奔而出,遇妇所役老媪曰:“终日相觅,又焉往!”反曳入。妇帕裹伤处,下床笑逆,曰:“夫妻年余,狎谑顾不识耶?我知罪矣。君受虚诮,我被实伤,怒亦可以少解。”乃于床头取巨金二铤置生怀,曰:“以后衣食,一惟君命可乎?”生不语,抛金夺门而奔,仍将入壑,以叩高第之门。”

对于所谓的“安乐窝”,王生避之不及,夺门而逃。可见这家中悍妇对王生的伤害简直是深入骨髓。王生追上了丫鬟,央求她给自己在地府某个差事干。“娘子巨家,地下亦应需人。我愿服役,实不以有生为乐。”婢曰:“乐死不如苦生,君设想何左也!吾家无他务。惟淘河、粪除、饲犬、负尸;作不如程,则刵耳劓鼻、敲肘刭趾。君能之乎?”答曰:“能之。”

要说这个王生还真有一股子“轴劲儿”认准了的事情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丫鬟让他背尸体,虽然他有些为难但还是去干了。后来王生又请求丫鬟能不能干点别的活,丫鬟禀报主人,主人出来接见王生。“见堂上笼烛四悬,有女郎近户坐,乃二十许天人也。”女主人天姿国色,绝代芳华,就像天仙一般。王生见到女主人赶紧跪拜,女主人命丫鬟讲王生扶起来,说:“这是个书生,不能养狗。就让他住到西屋里,主管簿籍吧!”王生大喜,忙跪下谢恩。女郎又说:“你看上去是个诚朴的人,可好好做事。如有差错。罪过不小。”王生连声答应。

 

 

丫鬟带王生到西屋,王生见屋子里非常干净,心中很是喜欢,打听女主身世,丫鬟告之曰:“小字锦瑟,东海薛侯女也。妾名春燕。旦夕所需,幸相闻。”王生终于有了个落脚的地方,很是开心。天刚明,便起来开始工作,抄录鬼魂名册。属下的仆役,都来参见王生,送了很多酒肉。王生为了避嫌。将酒肉全部退回。每天两餐,都是吃的供应饭。锦瑟娘子察知王生廉洁谨慎,特别赐给他儒生巾和漂亮的新衣服。凡有赏赐,都命春燕送去。春燕生得很标致,跟王生熟了后,常常眉目送情。王生假装糊涂,谨慎地躲避,以免招致罪责。又过了两年多,锦瑟娘子赏给王生的东西超过日常薪俸一倍,但王生谦谨自守,一如既往。

王生本以为在地府可以安稳度日,不料一日变故突起——

“一夜方寝,闻内第喊噪。急起捉刀出,见炬火光天。入窥之,则群盗充庭,厮仆骇窜。一仆促与偕遁,生不肯,涂面束腰杂盗中呼曰:“勿惊薛娘子!但当分括财物,勿使遗漏。”时诸舍群贼方搜锦瑟不得,生知未为所获,潜入第后独觅之。遇一伏妪,始知女与春燕皆越墙矣。生亦过墙,见主婢伏于暗陬,生曰:“此处乌可自匿?”女曰:“吾不能复行矣!”生弃刀负之。奔二三里许,汗流竟体,始入深谷,释肩令坐。欻一虎来,生大骇,欲迎当之,虎已衔女。生急捉虎耳,极力伸臂入虎口,以代锦瑟。虎怒释女,嚼生臂,脆然有声。臂断落地,虎亦返去。”

地府突遭强盗,王生临危不乱,机智应对,面对恶虎更是毫不胆怯,捉虎耳,入虎口,奋力营救锦瑟主人。

王生的胳膊被老虎咬断,锦瑟伤心的大哭着说:“苦了你了,苦了你了!”并让丫鬟找到那根断臂,安到断茬上接好,又包扎起来。从此后,锦瑟越发看重王生。让他享用的所有东西都和自己的一样。

王生臂伤痊愈以后,锦瑟摆下酒宴慰劳他。并对他说“妾身已附君体,意欲效楚王女之于臣建。但无媒,羞自荐耳。”锦瑟意欲下嫁王生,王生诚惶诚恐,婉言谢绝。王生之前已经吃过了悍妇的亏,这次是再也不敢轻易高攀。

 

 

“一日女长姊瑶台至,四十许佳人也。至夕招生入,瑶台命坐,曰:“我千里来为妹主婚,今夕可配君子。”生又起辞。瑶台遽命酒,使两人易盏。生固辞,瑶台夺易之。生乃伏地谢罪,受饮之。瑶台出,女曰:“实告君:妾乃仙姬,以罪被谪。自愿居地下收养冤魂,以赎帝谴。适遭天魔之劫,遂与君有附体之缘。远邀大姊来,固主婚嫁,亦使代摄家政,以便从君归耳。”生起敬曰:“地下最乐!某家有悍妇;且屋宇隘陋,势不能容委曲以共其生。”女笑曰:“不妨。”既醉,归寝,欢恋臻至。”

从这段原文我们可以看到,王生不是不想娶锦瑟为妻,实在是有所顾忌和忌惮。首先是因为,主仆有别,门户不相当。最重要的原因,还是王生之前吃过悍妇的亏,伤痕累累,千疮百孔的心不堪再次忍受伤害。直到锦瑟道出了实情,才打消了王生的顾虑。在锦瑟大姐的撮合之下,王生与锦瑟成就了美好姻缘。

“生骑马入村,村人尽骇。至家门则高庐焕映矣。先是,生去,妻召两兄至,将箠楚报之;至暮不归,始去。或于沟中得生履,疑其已死。既而年余无耗。有陕中贾某,媒通兰氏,遂就生第与妇合。半年中,修建连亘。贾出经商,又买妾归,自此不安其室。贾亦恒数月不归。生讯得其故,怒,系马而入。见旧媪,媪惊伏地。生叱骂久,使导诣妇所,寻之已遁,既于舍后得之,已自经死。遂使人舁归兰氏。呼妾出,年十八九,风致亦佳,遂与寝处。贾托村人,求反其妾,妾哀号不肯去。生乃具状,将讼其霸产占妻之罪,贾不敢复言,收肆西去。方疑锦瑟负约;一夕正与妾饮,则车马扣门而女至矣。女但留春燕,余即遣归。入室,妾朝拜之,女曰:“此有宜男相,可以代妾苦矣。”即赐以锦裳珠饰。妾拜受,立侍之;女挽坐,言笑甚欢。久之,曰:“我醉欲眠。”生亦解履登床,妾始出;入房则生卧榻上;异而反窥之,烛已灭矣。生无夜不宿妾室。一夜妾起,潜窥女所,则生及女方共笑语。大怪之。急反告生,则床上无人矣。天明阴告生;生亦不自知,但觉时留女所、时寄妾宿耳。生嘱隐其异。久之,婢亦私生,女若不知之。婢忽临蓐难产,但呼“娘子”。女入,胎即下;举之,男也。为断脐置婢怀,笑曰:“婢子勿复尔!业多,则割爱难矣。”自此,婢不复产。妾出五男二女。居三十年,女时返其家,往来皆以夜。一日携婢去,不复来。生年八十,忽携老仆夜出,亦不返。”

故事的后半段,王生的命运是峰回路转,不仅与锦瑟成就百年好合,回村惩治了奸夫悍妇,而且还纳了小妾和丫鬟,生了一大帮孩子,享受天伦颐养天年,终得善果。

王生的故事离奇曲折寓意深刻,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神仙鬼怪,但是婚姻问题却是困惑很多人的实在话题。作者借王生的故事也在探究爱情婚姻的真谛,什么是幸福的婚姻,什么是真正的爱情?

世俗之人常常以钱财门第作为婚姻的砝码,诚如兰氏女,仗着自己有钱便肆意妄为,完全不守妇道,不尽妻子之责,活脱脱一个母老虎,凶夜叉,恶行累累最终害人害己。

而锦瑟仙子虽然是杜撰的人物,却能够慧眼识珠,能够知人善任,更无世俗功利之心,她许身王生,只因王生品行好、有胸怀、有担当、有勇有谋,值得托付终身。所以,最终成就了美好的姻缘。

 

 

爱情是美好的,也是平等的,正如舒婷在《致橡树》中所言——“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;也不止像险峰, 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”

 

 

“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,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,站在上帝脚下,彼此平等—本来就如此!”这是简·爱的话,更是一种爱的誓言。

锦瑟为何竟然有五十条弦?那是断弦之后的苦果,一如诗人永失最爱,每弦每节,都充满了令人难以忘怀的欢愉和感伤。诗人李商隐在暮年追忆似水年华,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愁绪,像庄周梦境那般扑朔迷离,像蓝天暖玉那样不可琢磨。

一生坎坷遭遇对谁诉,一段难忘情缘已成空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诗人的无限感慨都凝结成了一句话——爱一个人好难! (文/苳竹)

2019年12月24日星期二 于北京

作者简介:

 

 

‍董成竹 笔名:苳竹,文化学者,资深媒体人、房地产评论人。原亚豪机构品牌经理、北青集团整合营销中心房地产策划总监、新京报房地产事业部策划总监。现担任中国城市经济培训中心副主任、仓央嘉措诗社总编辑、中国健康生态人居联合会副秘书长、中国城市媒体联盟执行秘书长,2006年涉足房地产、媒体行业,撰写财经、地产、文学类作品数百篇,作品公开发表于各类报刊杂志、财经媒体、主流媒体等。

 

免责申明:发布本文之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《乐活财经网》赞同或者否定本文部分以及全部观点。对文章中所引用的一些数据、图片来源,我们不保证其是否有针对或攻击性,如果您对本文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« 上一篇:第二届“仓央嘉措国际诗歌奖”颁奖盛典通知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